您现在的位置: 鄄城新闻网 > 教育 >

陈玉兰:半生奉献日语教育 余生亦当一如既往

  陈玉兰,这位曾被业界称为“广东日语职业教育领头人”的行业前辈,在从事日语教育23年并已顺利实现事业交棒之后,再次被使命召唤回到日语教育一线。

  感召她回归的,除了一直以来的教育初心,还有20多年来不曾放下的职业梦想。

  基于历史、文化及语言文字同源等多因素,相比其他高考外语语种,中国学生对学习日语有着天然优势。同等教育时长下,日语应试相比其他外语往往有不低于40分到60分以上的成绩差。实践中,我国东北等一些日本语渊源较深地区,日语常年来是不少高考学子首选外语科目,而对其他一些外语学习障碍或寻求分数突破的学生,日语高考则成为一种有效应试提分、改变学历命运的不二选择。

  “人生而各有天赋,文理有别,语言也一样。因材施教是教育本义,这是对教育本质的一种理性回归,也是对广大学生的一个重大福音。”陈玉兰坚定地强调。

  但由于地区差异和认识桎梏,全国大部分高中学子在日语高考问题上,不是信息缺乏,就是所托非人。

  在这位为日语教育耗注半生的业者看来,如果说以往从事的日语教育关乎学子的职业、就业,如今的高考日语教育则关乎学子一生前程命运,更不容有失。“能不能接受高等教育,能不能进入更好的一本高校学习,其差别将影响一生。如此重大之事,与其让那些半路出家的培训机构浑水摸鱼,我们这些老一辈的怎能坐壁旁观,任由外行误人子弟?”陈玉兰说。

  有感于此,早已功成名就的陈玉兰在2019年毅然放弃在美国的事业生活回到国内,再次投身她热爱且奉献半生的日语教育一线。

  而这一次,等待她的是更为重大的职业使命。

  23年,培养了将近3万名日语人才

  在接触日语之前,陈玉兰曾是一名学生物的理科生。

  1997年,由于所在城市与日本某城结交友好城市,因缘巧合之下,陈玉兰经大学导师推荐获得了学习日语并赴日本深造、就业的机会。

  但就在完成学业准备奔赴日本深造之时,她却因为家人的一席话放弃了赴日深造、工作的大好机会。“如果赴日,我将需要离开家庭和孩子,对一名女性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割舍,难以两全。”陈玉兰说。实际上在九十年代,赴海外深造和工作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,但在亲情面前她别无选择。

  遗憾之下,导师的话却打开了她的另一片天空。“导师告诉我,如果不能成就自我,那就努力去成就他人,用己所学教书育人也是一番大奉献。”陈玉兰说,此后23年间无论遭遇多少困难,这席话一直装她的心里,支撑她走过所有风雨和荆棘。

  当时,广东作为改革开放和外资引进的前沿省份涌入大量日资企业,日语翻译和日资商务人才需求巨大。导师的话开启了陈玉兰的另一番事业版图,她一头扎进了日语教育事业。由于对师资水平的严控和教育安排的精准,陈玉兰培养的日语翻译、商务代表等高素质人才迅速受到广大日企欢迎,逐渐成为在粤日资企业“订单式人才输送”和白领管理人员培养的摇篮。

  此后多年灌注身心,陈玉兰先后在广东肇庆、惠州等多地开办日语教育职业学校,严格引进国内外一线日语教育人才,所培养学生以达日语水平最高等级N1为首要目标,历年培养日语专业人才已近三万人,学子遍布全国各地。

  亦因为23年教育耕耘,陈玉兰被中国教育家大会评为“改革开放30年中国职业教育十大杰出人物”,并担任第五届中国教育家大会副理事长。

  日语教育半生桃李,使命所在余生亦然

  作为把日语教学推进广东中职、大专教育领域“第一人”,陈玉兰回顾她在广东省教育厅奔走呼吁的那段岁月,以及把优秀学生们输送到各个知名企业的历程,总是感慨万千。“日语人才培养从教导到育成,再到被输送到理想的就业岗位,这是一个长久的人才培育过程,就与当下高考日语教育一样,每一步都责任重大,不容有失。

  在日语教育之外,为了让学子们有更高层的深造机会,陈玉兰又开启了日本留学人才输送事业。这些年来,陈玉兰与日本早稻田大学在内的18所日本一流高校建立了长久合作,为这些高校源源不断地输送高端进修人才,并成为荣誉签约的固定合作教育机构。

  23年兢兢业业的日语人才教育,陈玉兰培养下可谓满门英杰。“每次到一个地方,总有很多以前的学生约我重聚,二十多年来看到他们从一个个小白领成长为企业的中坚力量,我总是能感觉到自己这半生努力没有枉费。”陈玉兰感叹说。

  桃李满天下,是对一名教育者最大的褒奖,也是对她接下来专注高考日语的最大动力。但在日语高考趋向成熟的当下,对于更大范围的高考学子来说固然是福音,对她却未尝不是一种新的考验。

  23年来,陈玉兰总结出来一套有别于他人且自有知识产权的教育方式,行之有效。就日语本身,其国际水平测试共有N5到N1五个等级,依次从低到高,过往陈玉兰对培养的日语人才均需要达到日语水平测试N2到N1以上的水准,相比之下高考日语教育在要求上门槛更低,但正因为如此,当下培训机构良莠不齐,她被放到了一个向低竞争的无奈局面。

  “日语高考学习有一个8个月左右的黄金教育期,2到3年的白金拔尖期,在这个阶段里学生理应取得比英语更优的成绩,如果学生在这些时间段里没学好,没有取得应有的成绩,那是教育出了问题。”陈玉兰说,这是她坚持要用最优质一线师资、定点教育的原因,但很多机构却并不以此为然,非专业老师兼科、走穴成为业界常态,“如果将教育纯粹当作一门生意,耽误了学生,那就是犯罪。”

  或许因为这份坚持,短短1年间,全国多家学校慕名而来寻求合作,陈玉兰又回复到当年马不停蹄奔走宣讲的生活状态,但她却似乎毫无疲惫。

  “这一生,我只专注干这一件事情,余生也将奉献于此。”陈玉兰说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